LOGO

新闻中心

京东金融CEO陈生强谈数字经济起始点: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

发布日期:2018-04-26 05:35

 

 

京东金融CEO陈生强谈数字经济起始点: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

本报记者 朱丹丹 冉学东 北京报道

数字经济成为目前的热词。

而日前全国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会议更是指出,要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对此,4月23日,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在“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表示,发展数字经济的关键是要实现实体企业与新技术的融合。实体企业一方面需要自身不断加大技术投入,另一方面也需要科技公司提供企业服务助力。

而从全球来看,科技公司的企业服务的发展已经有近50年时间,但在不同的技术条件下,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效果,包括信息化、SaaS化、移动化和AI化等等。

“当下的中国,正处在上述四个模式同步发展的阶段,即信息化、SaaS化、移动化和AI化的四化合一。这四化合一,构成了数字化企业服务。”陈生强坦言。

他还进一步表示,“我们理解的数字化企业服务,实际上是基于企业经营的四个维度,对场景、用户,产品,运营和管理进行全面数字化。通过对上述四个方面的数字化,科技公司可以将分群、分层后的目标客户群带到实体企业面前,并预测用户的需求,然后将这些需求传递到企业的采购、生产、资金管理等环节。也就是说,数字化企业服务是B2B2C的模式,可以通过服务实体企业进而服务他们的客户,它既是效率优化工具,又是收入增长工具。”

不难发现,目前京东金融已经发展到2.0阶段,定位服务金融机构的数字科技公司,实际上就是用B2B2C的模式,为金融机构提供数字化的企业服务。

“在2.0阶段,我们与金融机构融合,助力金融机构实现在场景和用户、产品以及运营和管理上实现数字化。一是助力金融机构将数字资产化,二是助力金融机构将资产数字化,从资产端、资金端两大方面,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增加收入。”陈生强表示。

比如以资产端的零售信贷业务来说,这是一个有巨大市场空间的业务,但如何做好这块业务一直是中小银行的难题。

“一是要能持续用较低的成本和较高的效率接触到全新客群,二是要在全新客群和存量客群中识别出优质客户,降低欺诈和信用风险,这二者对于数字化基础薄弱的中小银行而言,都是很难的事情。”陈生强指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京东金融通过解耦自身的数字化能力,做出“北斗七星”智能信贷服务产品,助力中小银行在获客、审核、运营、风险定价、反欺诈、贷后管理以及资产证券化等业务全链条实现数字化升级。

数据显示,北斗七星帮助银行从零开始启动零售信贷业务,筹备期可从原来的至少半年缩短到1个月;线上线下获客效率可以提高3倍以上,信贷审核效率提高10倍以上,客单成本降低70%以上,逾期资产回收率比行业高出15%,零售信贷整体规模提升40%以上。

陈生强还表示,“金融是第三产业,未来,我们还可以利用在金融服务上积累数字化能力,再去服务制造业、农业,直至将整个实体经济实现数字化。”

值得一提的是,从时间节点来看,中国当下正在经历从粗放型的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增长阶段转变、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时刻,需要数字化企业服务助力数字经济真正渗透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各个支柱产业中去。

“从技术条件来看,中国催生新兴数字化企业服务的技术土壤也已经成熟。首先,移动互联网应用全球领先。基于移动支付衍生出的各种商业模式,超过7亿的全球最接纳移动互联的成熟用户,用户的数字化和场景的数字化初具成效,使得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具备做线上线下融合基础的一个国家。其次,AI技术的应用全球领先。在零售、金融、物流等诸多行业,中国科技公司利用AI技术从服务C端逐步转向服务B端转换,连通消费端与生产端,使得产品的数字化和运营管理的数字化成为可能。”陈生强坦言,总之,适合的时间点,领先的技术,再加上实体企业思考方式的转变,对发展新型数字化企业服务来说,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俱备。中国的数字科技公司在这种条件下,完全有机会创造出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企业服务新模式,并引领全球企业服务的未来。

他最后亦分析指出,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这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在这个过程中,数字科技公司与实体企业应真正弄懂“融合”的精髓所在,建立起数字化的思考方式,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自我的迭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