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中心

齐鲁晚报数字报刊

发布日期:2018-04-27 16:57

 

 

齐鲁晚报数字报刊

  汶上文庙

齐鲁晚报数字报刊

   □文/片 本报记者 张九龙
  汶上,孔子宰中都之地。公元前501年,51岁的孔子在这里行教化、劝农耕,使百姓安居乐业,留下了许多仁政的美谈。如今,中都的符号、孔子的印记依旧深深影响着这方水土,充满趣味性、参与感的研学体验更是让传统文化持续浸润着这座城,浸润着年轻一代。
>> 两千年前“试验田” 如今处处见“中都” 
  “千年佛都、儒释圣地”,这是汶上的城市品牌。二十多年前,汶上宝相寺太子灵踪塔内佛牙舍利的面世,让这座名不见经传的鲁西南小城又热闹了起来。每到农历三月十五,朝圣的人流便会像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向汶上。近年来,当地更是倾力打造宝相寺景区和宝相寺太子灵踪文化节,在这种大背景下,究竟汶上的儒家文化保存状况如何,我希望从这次探访中寻得答案一二。
  汶上不通铁路,从长途汽车站一出来,远远便望见了金光闪闪的佛塔,原来,这里离宝相寺只有一河之遥。汽车站广场正中有处主题雕塑,亦是佛手拈花的造型。
  在汶上县城漫步,还是会发现一些不一样之处。汶上虽然有香火鼎盛、名震四方的古刹,但儒学和孔子对这片土地的影响显然要早得多,也深刻得多。
  汶上似乎更喜欢叫自己为“中都”。中都大街、中都文苑、中都广场、中都宾馆、中都特曲、中都博物馆……在汶上街头,“中都”二字的出镜率甚至比“汶上”二字还高,初来乍到的人也许会产生一种进入中都城的错觉。
  为了考察当地百姓对孔子的认知度,我在街头做了个小实验,随机询问了六名附近的居民。有意思的是,提起“中都”的来历,无论白发老翁还是黄口小儿,答案都差不多:孔子在这里当过官,做过中都宰,从孔子那时候开始,汶上就叫中都了。
  文脉还真是割不断。当地百姓提起孔子总是客气、敬仰的态度,他们建议我去中都文苑广场瞧瞧,说那里有座很大的孔子像。刚听到“中都文苑”这个名字时,我习惯性地以为是处商业楼盘,没想到居然是大广场。
  在路人指点下,我到了中都文苑广场,远远便望见了高大的孔子像,果然气势不凡。看雕像基座铭文得知,孔子铜像高9.5米,基座高6.6米,加起来足有五六层楼那么高。这座孔子像于2013年建成,曾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孔子铜像,可见当地对孔子、对儒家文化的定位之高。
  或许,在汶上人眼里,只有这么高大的铜像才配得上孔子吧。汶上可谓孔子一生中少有的政治“试验田”,公元前501年,51岁的孔子终于有了主政一方的权力,出任中都宰。在这里,他行教化、劝农耕,使百姓安居乐业,留下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谈。
  众所周知,孔子是思想家、教育家,却不是优秀的政治家,甚至只能算政治的失意者。然而,人们并不否认他政治思想的可取之处。生在拼拳头的时代,礼乐仁和、王道乐土无非缥缈,于是从古至今,多少人都在替孔子鸣不平,同情他无用“文”之地。
  好在,还有中都。在短短一年的中都宰任上,他将自己的理念变成现实,给当地百姓带来切身的实惠,让大家一度过上了美好的“小康”生活,也让世人看到了以礼化人、以德治国的意义所在。这是孔子之幸,更是中都之幸、百姓之幸。
  难怪,两千多年过去了,人们依然念着他的好。
>> 文庙升级为体验基地 研学游圈粉“10后”
  到汶上县城寻访孔子遗迹,有个地方不得不去,这便是汶上文庙。
  汶上孔庙的大门上挂着一块“孔子宰中都博物馆”的牌子。工作人员介绍,2015年,当地政府对戟门、大成殿、明伦堂等古建筑进行了落架大修,并在东西两侧新建起仿古建筑,分别展示孔子宰中都文化和古代科举文化,进一步丰富了文庙的文化内涵。
  重走孔子之路的旅程中,总要经过大大小小的文庙,它们的建筑结构往往相差无几,然而走进汶上文庙,我还是受到了震撼。
  好大的文庙。汶上文庙大成殿系明代建筑,长22.5米,阔13米,高11.6米,上覆琉璃瓦,内外皆施斗拱,悬山式建筑,一座县级文庙能有如此规模实属罕见。景区工作人员介绍,明嘉靖年间,曲阜长支衍圣公早殇无嗣,汶上孔氏后裔孔胤植继得以袭衍圣公爵位,因此,汶上各支孔氏后裔纷纷被加官进爵,汶上文庙亦不断扩建。
  端详大成殿,我意外发现匾额下方悬挂着一条幅,上书“济南市馆驿街小学二年级春季课程研学活动”字样。询问工作人员得知,汶上文庙现在针对不同群体开发出了形式多样的研学活动:针对青少年学生,设计了以寒窗苦读、尊师重教为主题的青少年传统文化体验活动;针对成年人,布局了以儒家学说为主体的儒家文化教育活动;针对党员领导干部,布局了以“孔子宰中都”施行仁政为主题的政德教育活动。近年来,研学游已成为汶上文庙的主打特色,前来报名者络绎不绝。
  奥妙就在大成殿东西两侧。外表是清一色的仿古建筑,可室内的布局却各具特色:有的设计成了明代的县衙,参观者可以坐在大堂上、穿着朝服过一把穿越瘾;有的设计成微型迷宫,参与者可通过单个隔间的电子屏幕答题,答题成功后电子门自动打开,继续通往下一个隔间;有的则提供活字印刷、拓印、投壶等体验项目,供参观者尝鲜……总有项目会让你跃跃欲试,这是一座有活力、可以玩的文庙。
  “前期组织的多期研学游活动,打造了成长、学习等主题内容,参与其中的青少年反响不错。”工作人员如是说。到访当天,虽然没遇到成群结队的研学队伍,但我并不怀疑这座文庙对年轻人有足够的吸引力。
  孔子当初周游列国可谓开研学风气之先,而研学最重要的应是带着兴趣上路。如今,要想让生长在互联网时代的“00后”“10后”,对研学特别是传统文化主题的研学感兴趣,就应根据他们的特点,与时俱进,精心设计路线、选择体验方式。
  汶上文庙的尝试是值得借鉴的。传统文化跨越历史的长河流传下去,既需要汇聚古典建筑的博学大成,又应当融入现代布展艺术的奇思妙想。如此,教育才有魅力,文脉方能延续。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