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中心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发布日期:2018-05-09 18:05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不论走到哪,王立兰都要把自己当初获救的照片带在身边。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护工把王立兰绑在康复器械上锻炼下肢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王立兰正用唯一可动的左手2个手指穿绣针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王立兰刺绣的每一针都要用嘴才能完成

女子地震中高位截瘫 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当年将王立兰托举出废墟的西部战区空军官兵到医院看望她

左手颤抖着刺下绣针,埋头用嘴将绣针咬住,慢慢将丝线拉出……4月22日晚8点,四川省彭州中医院康复科,49岁的王立兰正在病房制作她的又一幅十字绣作品——《奋斗》。

汶川特大地震中,王立兰脊髓严重损伤导致高位截瘫。10年了,王立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恩”。而这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芦山地震后,她卖掉自己一幅历时半年的十字绣,5000元款项全部捐出。

刺绣

在彭州市中医院康复科,王立兰的病房位于最里侧。4月22日晚7:30,暮色已降临,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因高位截瘫,仅左手两个指头能动,王立兰就这样把绣针扎进绣布,再用右手手掌外侧把针尽量往下压,然后双手合力把绣布翻个面,接着用嘴咬住针尖穿过绣布。如此,算是完成了一针。

《奋斗》是一幅长1.5米、宽0.8米的十字绣,绣了1个月零5天,可两个大字却还没绣完。正常人3天能绣出的东西,王立兰要花2个月。她清楚自己的不足,但依然充满希望。

2010年7月,王立兰转入八一康复中心接受长期康复治疗。经两年多康复治疗,原本颈部以下丧失知觉的她在医护人员的鼓励下,用仅有微弱力气的左手,第一次拿起绣针,从最小幅的手机挂件开始,迈出了自己新人生的第一步。

拿不稳笔,用万能袖套将笔固定在手掌中;扎不进针,用手腕代替手指;扯不出线,用牙齿紧紧咬住绣针……一个在常人看来异常简单的动作,却要耗费王立兰大量的体力。

3个月后,在八一康复中心建院两周年的座谈会上,王立兰展示了自己“年年有余”图样的十字绣,让在场的人大吃一惊。随后,这幅作品被爱心人士用1000元买走。

那天晚上,王立兰躲在被窝里大哭了一场,她终于又能挣钱了。一直以来,自食其力都是王立兰的愿望。虽然有很多人在帮她,但她不想长期依赖别人。

王立兰的努力,在医学领域,算得上是康复奇迹。也印证了一句话:再难的事情,只要贵在坚持,都能成功。

“伤到这个程度,两只手还能做到现在这样灵活,这就是奇迹。”中国国际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学会主席励建安教授曾这样称赞她。

锻炼

照料王立兰,平时都是54岁的李祖惠(音)在负责,最近几天因事外出。62岁的彭孃孃临时过来帮忙。因病人多,她只能抽空过来看看。

4月23日清晨6:40,彭孃孃已来到王立兰的病房。擦拭身子以外的事情,王立兰都是尽可能独立完成,包括洗脸、刷牙和整理头发。

彭孃孃把电动轮椅推到床边,固定。王立兰取下右侧扶手,整个身子匍匐在床,右手握住推把,用力翻身,整个身子便挪移到了轮椅上。害怕王立兰摔倒在地,彭孃孃想去护住她的双腿。

“彭孃孃,我得行,你莫动我的脚。”见状,彭孃孃赶紧打住。日复一日的锻炼,她早已有了自己的节奏,每个动作,迟缓但却熟练。

离开病房前,王立兰请彭孃孃拿来了润肤霜,在手上抹匀。“保持水分,增白”,王立兰边擦脸边笑着说。年华逝去,不管别人咋看,自己可得在乎自己。

在前往一楼锻炼室的路上,可能觉得之前的话不妥,王立兰赶紧致歉:“其实,我也晓得你是为了我好。”毕竟,护工是不好请的,千万得罪不得。

要上到锻炼床,可比下床难不少,必须彭孃孃帮忙,主要是把双腿给她抬到垫子上。然后,靠着双肘的移动,整个身子不停向前。轮椅作为保护和支撑,主要是练习翻转。

半小时后,彭孃孃再次过来,协助王立兰转移到站立架上,促进血液循环。

腰间和双腿,都有安全带,王立兰不停地招呼彭孃孃绑紧些。虽然痛一点,但都没办法,因为彭孃孃走后,里面就剩下自己一人,摔下来了可不得了。

一个半小时的锻炼,超过了医生要求的时间,但用王立兰的话说就是,自己给自己开小灶。

托举

4月16日,西部战区空军官兵代表重返彭州市龙门山镇九峰村银厂沟。这里,早已不是10年前地震时的模样,但官兵们却还都清晰的记得当初的情景。

西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蔡伟素回忆说:“当时,后面的山全部垮塌下来,乱石滚成了陡坡。”

“这儿是通往银厂沟的必经之路,道路被埋。”空军某场站政委唐先锋也在现场,“乱石陡坡大概有40多米,又泡了一天一夜的雨,泥泞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