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中心

新北川:从废墟中崛起

发布日期:2018-05-12 19:45

 

 

新北川:从废墟中崛起

 

◀“5·12”汶川特大地震将中国唯一羌族自治县北川的县城夷为平地。如今,北川新县城位于安昌镇以东约两公里处,处于黄土镇与安昌镇之间,新县城所在地取名定为永昌镇。本报记者 方非摄  

 

新北川:从废墟中崛起

 

▲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徐丽在儿科门诊为小患者诊治。本报记者 方非摄  

 

新北川:从废墟中崛起

 

▲这是2008年5月13日拍摄的四川省北川县县城被地震摧毁的建筑物。新华社记者 陈燮摄  

 

本报记者 白波

对每一个北川人而言,他们原本的人生,都在十年前的那个午后戛然而止了。

在距离“5·12”特大地震震中汶川县映秀镇120公里的老北川县城遗址,一切都定格在十年前的样子。天崩地裂一刻的画面,仍在向来人诉说着灾难的无情和残酷。

处在山谷中的老北川县城,震前有22000名常住人口。地震几乎把这座小城夷为平地,近12000人在地震中丧生。

北川,是震后唯一异地重建的县城。

给老北川带来灭顶之灾的,是分别位于它东西两侧的景家山和王家岩。地震发生时,两座山体瞬间崩塌,王家岩200多万立方米的土石从300米高空倾泻而下,并向前冲击200多米,顷刻吞没了县城大片区域,形成几十米高的巨大废墟。

如今的王家岩滑坡体上,植被间建筑的残骸仍然清晰可见。泥土之下,是永远无法再见天日的老北川法院、民政局、新华书店、供销联社、文化馆、幼儿园……

老北川县医院也在其中。

劫后余生

现任北川县人民医院院长成平刚,是地震中全院唯一幸存的外科医生。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值完夜班又工作了一上午的成平刚下班回家,坐在椅子上正准备打开电脑,房子就剧烈摇晃起来。

强烈的晃动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成平刚战战兢兢下了楼,来到地面上。透过漫天的尘土,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建筑物几乎全部倒塌,废墟上闪着火光,哭喊声、呼救声从烟尘中一阵阵传来……

成平刚急忙往县医院的方向跑去,然而自己刚才还在上着班的七层医院大楼,此刻已找不到确切的位置,尘土飞扬之中,能看到的只有一座巨大的土石堆。

当时县医院全部183名职工有127人遇难,地震时在医院内的仅有3人生还。

“震完以后还能上班的有17个人。”成平刚说。

艰辛岁月

参与了一系列紧张的转移、救治,地震一个多星期后,成平刚和幸存的同事与大批受灾群众一起,搬进了擂鼓镇安置点的帐篷。被地震完全摧毁的北川县人民医院,就在这帐篷里恢复了工作。

沈阳军区北川野战医院基本接管了擂鼓镇安置点上万受灾群众的灾后救治和日常医疗。除了和沈阳的医生一起工作,协助他们了解北川的情况外,县医院医生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向受灾群众发放食品药品,“几个人平均每天要给将近1000人发吃的。”成平刚说。

此时,在1200多公里外的济南,现任北川县医院人事科科长吕义法还是山东中医药大学的一名应届生。吕义法的家在山东蒙阴,因为家人反对错过了参加西部计划去新疆的机会,他正觉得有些失落。这一回,在校园里看到西部计划抗震救灾专项行动的招募通知后,吕义法没让机会溜走。

7月15日,吕义法这批志愿者到达了擂鼓镇安置点。安置点的条件本就艰苦,对初来乍到者更是如此:吃不惯米饭,一到夜里就饿;听不懂方言,需要四川本土的志愿者当翻译;雨水太多,不少人都长了湿疹……

好在当地人对这些千里迢迢而来的年轻人非常关照。吕义法说,受灾群众只要做饭,就会喊他们一起吃,这让他们倍感温暖。

7月底,安置点的受灾群众开始陆续搬入活动板房。在板房医院,成平刚主持大外科,现在担任副院长的徐丽主持大内科,县医院原有的医疗秩序逐渐恢复起来,开始为受灾群众提供化验、B超和疝气、阑尾手术等一些基础医疗服务。两个月后,“9·24”洪灾泥石流袭击了擂鼓镇,几十名伤患又住进了板房医院……

与伤病医治同样迫切的,是心理的康复。成平刚和徐丽的孩子都在地震中遇难,除了工作上相互支持鼓励,幸存的医务人员也很注重相互间心理上的劝导和抚慰。这种集体的默契,对大家尽快走出痛失至亲至爱的阴影,重新投入到工作和生活中,起到了很大作用。

再次起航